主页 > 关于我们 > 雪鄉的旅游黑社會化早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

雪鄉的旅游黑社會化早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

經濟觀察網“雪鄉”這個名字很有詩意。
       不僅有純潔的雪。
       還有親切的鄉土氣息——如果你也是喜歡旅游的人。
       這種純樸的想法是危險的。雪鄉那厚厚的大雪。
       掩蓋不了黑暗的人心。

元旦以來。
       短短半個月之內。
       雪鄉的旅游服務呈現出來了一些黑社會特征。
       事先付了錢到了那里很可能會被臨時加價。
       恐怕要露宿雪地了。
       而黑導游強制推銷的高價套票。
       甚至毆打游客。
       已經屢見不鮮。

一段“雪鄉導游強售套票”“女導游稱游客都是‘羊’”的視頻顯示。
       某女導游在旅游車上對游客說:“中國雪鄉這個地方。
       一年12個月。
       它只營業3個月。
       所以經常說的一句話‘九個月磨刀。
       三個月宰羊’。
       誰是羊?大家都是羊。”“所有的票我只打在一張單上。
       只需要花費1680塊錢就可以了。有人說導游我條件不允許不去可以嗎?說實話。
       不行……”

如此剽悍直白的服務邏輯。
       令人膽戰心驚。一個年輕的女子。
       要經過怎樣的訓練才能煉就出如此黑暗的邏輯。
       而且還能理所當然、波瀾不驚地講出來?商業本來是買賣雙方互惠互利的市場活動。
       對于小獲利的薅羊毛已經沒有興趣。
       他們磨刀霍霍向小羊——游客。
       就是待宰的羔羊。

感謝智能手機。
       讓視頻和錄音變得便捷。
       互聯網時代的羔羊。
       不是沉默的羔羊。短短半個月內。
       前有黑心炕事件被當事人上網控訴。
       后有宰羊式套票。
       現在還有錄音曝出。
       有女游客不滿黑心套票。
       在車上被男導游打巴掌。
       期間男導游滿口臟話。
       態度極為蠻橫囂張。
       還宣稱“我會弄死你”。

雪鄉的旅游黑社會化早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。
       但真正進入公共視野。
       被全國人民所關注。
       還是2018年年初的事。過去這些糾紛都是怎么解決的呢?可以審慎推理。
       游客被坑被宰后。
       肯定也報過警的。
       外人不知道。
       而大多數游客到了異地他鄉去旅游。
       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       遇見這種事就當是肉包子打狗了。

現在我們已經知道。
       雪鄉似乎已成為旅游黑社會化的一個標桿。要在全國樹立起這樣一個標桿。
       也是很不容易的。
       需要有三大支撐。

第一。
       要有囂張跋扈的從業者。
       好人不會愿意干也不敢干。
       只有喪失底線的人。
       才敢干。這是黑社會化的人才基礎。

第二。
       要有足夠封閉的自然環境。
       雪鄉就有這個優勢。
       后不著店。
       去任何一個地方都要三五公里。
       沒有車的話很可能凍死在這里。你是要錢還是要命?不就范不行吧。

敢不敢在糾紛現場報警?一般人是不敢的。
       這是客場作戰。
       遭遇地方保護主義的概率是大的。
       哪怕警察能主持公道。
       一時半會也到不了現場。
       興許救兵沒來。
       已經被弄死了。這些是黑社會化的自然基礎。理性選擇還是。
       好漢不吃眼前虧。
       等離開了黑龍江。
       回到安全的老家。
       再上網維權。

第三。
       要有一個敢犯糊涂的地方政府。黑心炕事件被親歷者上網控訴后。
       在雪鄉景區召開的旅游整頓工作會議上。
       有關領導看待問題的角度是相當刁鉆的。
       這第一條就是:“我們要將輿情防控工作擺在第一位對待。
       要認真總結好此次輿情處置的經驗教訓。
       第一時間發現問題。
       第一時間處置到位。
       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。”

有關領導在第二點。
       才談到要嚴厲打擊黑旅行社、扣房、倒房等侵害游客利益行為。
       讓游客有賓至如歸的感覺。然而。
       前一個問題還沒整頓清楚。
       后面又冒出來兩個新問題。雪鄉要讓游客賓至如歸是困難的。
       很多游客在這里體會到的是誓死如歸的感覺。

我之所以要剖析雪鄉這根旅游黑社會化的標桿。
       不是為了寫一篇《旅游區變壞指南》。
       而是為了抽絲剝繭。
       從根上砍斷這標桿。

雪鄉需要的是一場市場經濟和法治的洗禮。它需要一個真正開放的市場。
       讓多種性質的經營主體可以進來。
       但最重要的還是法治要能奏效。
       出了事有人會被追責。
       而不是紀律處分這樣的罰酒三杯。

還要看到。
       由于雪鄉的房屋產權在百姓手中。
       周邊林業產權歸屬于森工總局。
       雪鄉的開發不僅受到產權的制約。
       還受到林業保護法規的制約。沒有一個政府主導的大的體制破局。
       沒有一個有魄力的商業開發主體。
       就難以走通公司化整體開發的道路。
       也因此才泥沙俱下、多有害群之馬。

  • AG亚游
  • AG8亚游官网
  • AG亚游集团_亚洲最佳游戏平台_亚游集团官网_新浪财经